谁想得出叫什么

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

小学生交卷了。




黄景瑜下了飞机,两个小时短暂的休息对整月连轴转而疲累的身体并没有多大用,眼睛反而更红更涩了。
告别完热情的粉丝,上了保姆车,他才终于歇了口气。不离身的手机里微信置顶的聊天框还停留在对方发来的“下飞机记得说一声。别想太多,先睡一觉😴。”
左手拇指拂过蔚蓝的头像,熟练地敲打着,“到了。☹️又饿又累”
“你吃了吗”
“别顾着工作又忘了”
“北京下雨吗 上海这儿好像停了”
“想过七夕 😖 ”
连着轰炸了好几条也没得到回应,想想对方可能在忙,还是按捺住自己没打电话过去。
雨后傍晚的上海,天空反倒亮了起来,层层阴云的背后阳光像在努力穿透过来。

车到楼下时,黄景瑜还懵懵地没清醒,送别助理边掏出手机边走进电梯里。
微信那头还是没有回应,两条眉毛立刻皱了起来,进门的时候还是没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。然而另一个手里的行李箱还没松开,自己家的沙发上就传来了震动声。
他愣了一下,下一秒就立马甩开箱子大步走过去,声音不自觉地明朗起来,“昉儿,是你来了吗,昉儿”
几步过去捞起沙发上还震着的手机,黑底红字的手机壳让两颗小虎牙彻底露了出来。
黄景瑜这时候才注意到卧室掩着的门底下透出的黄色微光,还有客厅角落里竖着的大拉杆箱。
他回身关上大门,两下甩掉脚上的鞋子就往卧室里跑。推开门一眼看见了大床里侧的床头灯下熟睡的脸。
刚才的激动亢奋和不敢置信在这一刻悄然褪去,他缓下步子,小心翼翼地绕去那人身侧。
这会儿才终于低下身子,好好地看一眼自顾自睡得香甜的尹昉。
想亲吻他脸上每一颗痣,想压着他嘟嘟的嘴狠狠蹂躏,想捏着他尖俏的下巴不松手看他嫌弃又无奈的鬼脸。想……可又心疼他眼下的乌青。
他见过天鹅跳舞,也见过天鹅睡觉的样子。
这一刻只想让自己变得柔软再柔软,去拥抱这一片云。让他在自己的怀抱里放松自在没有拘束,可是只属于我。
他脱下帽子,轻手轻脚地爬上床,隔着被子从背后拥住了自己的爱人。

尹昉半梦半醒间感受到背后贴近的身躯,紧接着一只手臂又占有欲满满地压了上来。
熟悉的味道和温度,身体完全不设防备。脑袋往后蹭了一下,咕咕哝哝地像在撒娇,“回来啦”。
背后的人也低下头,脸紧贴住自己的脖子,“嗯。怎么说好不来又来了。”
说话间,另一只手臂又顺着颈下伸了过来,他习惯性地抬起头配合,让自己像个抱枕一样完完全全地被纳入大一号的怀抱。
相互紧贴的身体被细细密密的爱意缝锁,嘴上还是抱怨道,“这样睡手又要麻了”。
黄景瑜转过脸,轻轻嘬着枕边人颈侧柔嫩敏感的皮肤,一下下都是缠绵的思念情欲和依恋。

尹昉实在太累了。前天通宵的拍摄,昨天又紧赶慢赶完成了手上的工作,顾不得休息就飞来上海。
他舒服地伸展开脖子,像只受到安抚的猫。嘴唇微微张开像要说些什么,又像是在讨要一个亲吻,自己又不自觉地进入了梦乡。

黄景瑜没忍住,啾起块嫩肉留下了个红色的印子也没把他弄醒。
厚重的窗帘隔绝的室内,时间的流动好像也变得缓慢而不确定起来。
年下的恋人终于抬起头,伸手关掉了床头灯,在黑暗中捕捉到那双肉嘟嘟的嘴唇,相触间倾吐着年轻炽热的爱意,“爱你”。
舌尖轻而不可抗拒地顶弄进去,柔软甜蜜的触感让他不禁发出一声喟叹。心里深处的安定愉悦积累到此刻一下涌现出来。

尹昉半推半拒地还挣扎在自己的睡梦中,含糊不清地嘟囔道,“待会儿,待会儿再吃……”




顺懂的体型差……能达成p2吗…… emmmmmm